熱點 | 曾被駭客打臉的他要開車去火星

 

這兩天,馬斯克(和馬克思沒啥關系)想必是志得意滿,做夢都是笑著吧。畢竟在新能源汽車行業中,馬斯克是第一個讓汽車飛上瞭天。嗯,掌聲環繞、鏡頭切換,太陽系的燈光都朝著這裡打來,沒人搞破壞,自己的宿命之敵也安安靜靜,馬斯克感到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七年的臥薪嘗膽,七年的砥礪前行,馬斯克終於一飛沖天,讓所有人都為此讚嘆不已。驚的吃瓜大眾紛紛搬好小板凳,帶上瓜子準備聽故事。


就連馬斯克也搬好瞭椅子,坐在鏡頭前,背靠太空飛機發射現場,滿滿的裝瞭一波逼,妥妥的好萊塢大牌導演接受采訪的范。


埃隆·馬斯克接受采訪

 

馬斯克同學到底用七年憋瞭個什麼大招,為啥這麼轟動呢?

 

要知道哪吒出世也不過三年時間,勾踐臥薪嘗膽幹掉吳國也就十年而已。

 

七年憋瞭個啥

 

那咱們就簡單說說。

 

七年的時間,馬斯克憋出瞭個“重型獵鷹”

 

重型獵鷹(Falcon Heavy)是人類現役運力最強的火箭,並在昨天(2018年2月6日)成功完成首飛。有多厲害呢,起飛時總共27臺梅林1D 發動機同時工作,可以提供高達2280多噸的起飛推力。大約相當於18架波音747飛機產生的推力總和,能把 63.5 噸的貨物送入低軌道。


重型獵鷹

 

在這之前,美國載重最厲害的是德爾塔 IV 重型火箭,低軌道載重量有28.5噸,算下來重型獵鷹的載重比它兩倍還多。

 

載重翻倍最明顯的好處就是,衛星可以再造大點,吃的喝的用的可以多帶點。這就跟打電動道理是一樣的,3級背包用起來就是爽。

 

最最關鍵的是,往火星跑一次長途不容易啊,油費又漲價瞭啊,當然是帶的東西越多越好,所以跑長途司機都是大掛箱。馬斯克這次直接將箱子又翻瞭一翻,估計別的跑長途火箭要哭瞭。

 

因為引力的原因,火箭越到高的地方載重能力越小。在向通信衛星所在軌道(地球同步軌道)發射時,其載重量達到26.7噸,德爾塔 IV 重型火箭的載重量僅有11噸。在向火星發射時,重型獵鷹載重量還有16.8噸,德爾塔 IV 重型火箭的載重量僅有8.8噸。

 

照重型獵鷹這個數據來看,往火星上移民大概有希望瞭,地球上買不起房子可以考慮在火星上圈塊地呀。

 

可以想象這個號稱現役載重量最大的德爾塔 IV重型火箭心理陰影面積有多大瞭,被馬斯克的重型獵鷹遠遠甩在後面,也從側面反映出馬斯克這次憋的大招是有多牛。

 

特斯拉飛上天

 

除瞭載重量翻倍以外,獵鷹系列是出瞭名的便宜。最貴的重型獵鷹單次發射報價僅僅9000 萬美元,而德爾塔IV重型火箭報價超過4億美元。德爾塔IV發射一次,重型獵鷹發射四次都有富餘,所承載的量更是其8倍以上。

 

這麼便宜的價格,這麼高的性價比,美國航空太空局估計要淚流滿面,你怎麼早不來,這幾年過的都是什麼日子啊。

 

在地時間2月6日13點30分,馬斯克親自按下發射按鈕,重型獵鷹試飛成功。


令人好奇的是,裡面放瞭啥?

 

一輛跑車,一輛櫻桃紅色特斯拉 Roadster 跑車。跑車裡坐著一個身著 SpaceX 公司已經公佈的宇航服的“駕駛員”假人“Starman”。


這是這輛Roadster 跑車

 

最驚喜的是,在特斯拉跑車的儀表板上還藏著一個跑車的微縮模型,同樣有一個宇航員小人坐在裡面,車上還帶有一套微縮版本的阿西莫夫《基地》三部曲。

 

不得不說,馬斯克很會搞事情。這是第一輛飛上太空的超跑,同時還會在浩瀚星空中遨遊 10 億年。嗯,這將是載入美國航空史的特斯拉跑車。

 

有趣的是,馬斯克也是個心機boy。火箭發射前,馬斯克低調的對著鏡頭說“成功率隻有五六十”,結果唰的一下完美成功。

 

這和那些學霸們考前說沒復習、考後說可能不及格,結果成績下來卻是滿分的行為簡直一毛一樣。隔著螢幕我都能感受到馬斯克內心開心到爆炸,嘴上不斷的謙虛著,臉上得意怎麼都掩飾不住的心情。

 

被駭客打臉

雖然馬斯克在航空太空上牛逼哄哄,但是在特斯拉老本行——無人駕駛汽車上曾被26歲的駭客啪啪打臉。以下是他們的一段對話。

 

馬斯克:

“我覺得你真該來Tesla工作,一旦Tesla和Mobileye解約,我們倆就能進行更長期的合作,幹一番大事業。”

 

霍茲:

謝謝你的Offer,但是我曾經說過我不是單純地找一份打工的差事。等我研發的系統把Mobileye幹掉,下一個碾壓的就是你。”

喬治·霍茲

 

沒錯,這就是打臉馬斯克的那個駭客,喬治·霍茲。這是霍茲對於馬斯克的伸出橄欖枝的回復,並表示等我的無人駕駛系統研製出來,第一個要幹掉的就是你。

 

2015年12月,26歲喬治·霍茲邀請彭博商業周刊的記者Ashlee Vance到他在舊金山的家裡體驗他自己造出的無人駕駛汽車。

 

霍茲的無人駕駛汽車有哪些成本呢?


研發時長4個月,研發成本5萬美元,製作時間1個月,外加手機上的6個攝像頭以及若幹現成的電子元件器,硬體成本才1000美元。

 

隨後霍茲邀請記者和他一起在美國280公路上實驗這輛新出產的無人駕駛汽車。


路上測試

 

上路後,霍茲開始瞭試駕。車在自動駕駛模式下以105的時速切入一個S形彎道,順利通過。第二個彎道快結束時,車突然沖向其右側的一輛SUV,但迅速地自動矯正瞭路線。

 

記者Ashlee Vance驚魂未定,霍茲卻興奮的大叫“兄弟,我們剛剛一起見證瞭奇跡啊!”

 

無人駕駛可不是簡簡單單的技術,特斯拉已經在無人駕駛中投入數億美元。豐田曾在2015年就宣佈將豪擲10億美元,在未來5年全力研發人工智慧和自動駕駛。

 

馬斯克曾公開斷言:因為缺乏廣博的工程技術知識,某個人、或某家小公司是不可能開發出能夠被應用到汽車生產中的自動駕駛系統的。

 

如今,無人駕駛汽車卻被霍茲擺瞭一道,馬斯克的臉想比是打的啪啪響。

 

霍茲也曾對馬斯克公開回復:你過時瞭。

 

1月17日,美國市場研究機構Navigant Research發佈瞭最新無人駕駛技術排行榜,無人駕駛汽車行業的現狀已經發生瞭天翻地覆的變化。

 

Navigant Research所發佈的這份無人駕駛技術排行榜(Autonomous Driving Leaderboard)是衡量各大汽車製造商自動駕駛技術水準的一個可視化指標。


特斯拉、蘋果墊底

 

也許大多是網友會認為像特斯拉、蘋果這類時常出現在各大媒體頭條的公司肯定是在前面,一直以來,他們一直是這類科技的領軍者。

 

然而,Navigant所公佈的這份自動駕駛技術排行榜卻顛覆瞭我們以往的認識:蘋果和特斯拉的名字竟然隻出現在這份榜單的末尾。

 

航空太空被黑

 

雖然特斯拉在無人駕駛技術上被駭客啪啪打臉,但這次重型獵鷹的首飛沒有駭客來搗亂或者駭客都被堵在外面。

 

一直以來,攻入美國太空局都是駭客最喜歡幹的事情,猶如山頂上的明珠一樣引人註目。


美國NASA

 

早在1999年6月29和30日,來自邁阿密的一名16歲少年詹姆斯非法進入美國國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並且下載瞭專用軟體價值約170萬美元。這些軟體支援著國際空間站(ISS)的物理環境,包括艙內實時溫度和濕度的控製。

 

詹姆斯也因此被判處6個月監禁。

 

早年間,因為駭客的攻擊,英國網路安全技術公司“Sophos”的研究人員發出警告,歐洲的航空太空工業可能已經成為網路間諜攻擊目標。

 

Sophos表示,近期駭客可能會對微軟Windows系統一種此前未知的漏洞發動 “零時差攻擊”,歐洲航空太空工業的供應商們可能已經被“刻意盯梢”。駭客們通過使用惡意軟體感染某公司網頁,隨後再感染那些訪問該網頁的用戶電腦,最終將控製所有被攻擊的系統。

 

德國《明鏡》周刊曾報道德國航空太空中心(DLR)也成瞭駭客攻擊的受害者。德國國家網路防禦中心的專家進行調查後發現,幾臺計算機已被滲透瞭間諜軟體。

 

為瞭不被發現,這些軟體進行瞭“完美的偽裝”,而且目標還是“長期監視”,並有系統化的特點。為此,德國航空太空中心多臺計算機感染木馬等病毒。

 

2017年6月,具有全球最大政治性駭客組織之稱的“匿名者”在其網站發表瞭一段關於發現外星人的視訊。他們在視訊中表示,美國宇航局內部會議已經確認高級外星文明和外星人的存在,而且這些高級文明的外星人曾經無數次到訪地球。

 

此外,他們還表示Thomas Zurbuchen博士在最後一次秘密會議中發言:“這是一次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發現,我們隻差一點就能發現外星文明瞭”。所以,國際駭客組織認為NASA即將公佈發現高級文明的消息,他們隻是提前公佈瞭這個消息而已。

 

令人驚訝的是,NASA對此竟然沒有任何的回復。

 

至於外星人是否真的存在,我們暫不去考究。但是,航空太空一直是駭客眼中的香餑餑,無數的駭客想憑借入侵NASA一舉封神。

 

由此可見,馬斯克此次重型獵鷹首飛成功確實可以嘚瑟嘚瑟。

 

雖然馬斯克在無人駕駛汽車上略輸一籌,但是在航空太空中確實獨樹一幟,估計美國NASA已經跪求著要抱馬斯克的大腿瞭。

 

– 推薦閱讀 –


熱點 | 五福集齊瞭,我的錢丟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