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詞專欄(33)| “術語”“名詞”“名詞術語”辨析

名詞專欄


“術語”“名詞”“名詞術語”辨析

馬蓮

中國勞動關系學院文化傳播學院講師,博士

我們常常遇到“新聞學術語”“新聞學名詞”“新聞學名詞術語”這幾種說法,它們是否一回事?要厘清這個問題,需要對“術語”“名詞”“名詞術語”進行辨析。

 

一、術語

 

在我國,“術語”一詞最遲在1902年就已出現。這一年,廣智書局出版瞭章太炎翻譯的日本學者岸本能武太的《社會學》一書。章太炎在序言中說:“社會所始,在同類意識,俶擾於差別覺,製勝於模效性,屬諸心理,不當以生理術語亂之。”1906年,清政府學部所設的編譯圖書局出版瞭王季烈翻譯的日本學者中村清二的《近世物理學教科書》一書,附錄有“物理學術語集”一卷。“術語”一詞,來源於日語。日本最遲在1888年就已使用“術語”一詞。這一年,日本出版瞭日本第一部物理學術語集——《物理學術語対訳字書》。

 

“術語”的定義有多種。從術語標準化的角度來看,國家標準《術語工作詞匯第1部分:理論與應用》(GB/T15237.1-2000)給“術語”下的定義是最權威的:“在特定專業領域中一般概念的詞語指稱。”概念分為一般概念和個別概念。一般概念是對應於具有共性的多個客體的概念,如“行星”“受眾”。個別概念是隻對應於一個單獨客體的概念,如“地球”“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

 

根據這個突出概念性質的定義,“新聞”“記者站”“新聞采訪”“深度報道”等表示的是一般概念,所以是術語;“鄒韜奮”“《申報》”等表示的是個別概念,所以不是術語。

 

很早就有人把“術語”與人名、地名等專名明確區別開來。1931年,方毅《辭源續編說例》中說:“各科術語及人地名等,或因切於實用,或因習於見聞,均視同故事成語,不涉專門范圍。”可見,術語不包括人名、地名等專名。我國有關法律也把二者區別開來。2000年10月公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第二十五條規定:“外國人名、地名等專有名詞和科學技術術語譯成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由國務院語言文字工作部門或者其他有關部門組織審定。”

 

術語和專名的界限並不是絕對的。有的術語可以轉化為專名,例如,術語“聯想”轉化為公司名稱。有的專名可以轉化為術語,例如,“牛頓”作為英國科學家的姓氏,是專名;作為力的單位,是術語,簡稱“牛”,符號N。

 

二、名詞

 

“新聞學名詞”的“名詞”,與語法上說的“名詞”,是不一樣的。我們可以把前者稱為“名詞1”,後者稱為“名詞2”。

 

1. 名詞1:作為“術語”上位詞的“名詞”

在我國,“名詞”一語最早出現,並不是指語法上的詞類“名詞”。1902年,梁啟超在其《生計學學說沿革小史》長文前“例言七則”的第三則中說:“茲學譯出之書,今隻有《原富》一種(其在前一二無可觀),理深文奧,讀者不易,先讀本論,可為擁篲之資。但此論簡略已甚,於學科原理,無餘地可以發明,而所用名詞,又多為尋常書籍所罕見。”“名詞”來自日語。1903年,清政府頒佈由張之洞、張百熙等擬定的《奏定學務章程》,該章程的《學務綱要》說:“凡通用名詞,自不宜抄襲日本各種名詞,……如團體、國魂、膨脹、舞臺……犧牲、社會……沖突……”顯而易見,這裡的“名詞”不是指語法學的詞類“名詞”,因為上述例子除瞭“團體、國魂、舞臺、社會”等名詞外,還包括“膨脹、犧牲、沖突”等動詞。

 

從晚清開始,由於大規模的西學東漸,在翻譯過程中,同實異名現象大量產生,科學技術名詞規范問題開始受到重視。1909年,清政府學部成立編訂名詞館,這是我國第一個編纂和統一科學技術名詞的專門機構。嚴復任總纂。該館編訂出版瞭《植物學名詞中英對照表》《數學名詞對照表》《心理學名詞對照表》等。進入民國後,相繼由醫學名詞審查會、科學名詞審查會、大學院譯名統一委員會、國立編譯館等機構負責科學技術名詞規范工作。新中國成立後,這項工作相繼由學術名詞統一工作委員會、全國科學技術名詞審定委員會等機構負責。這些機構絕大多數都以“名詞”命名,審定公佈的科學技術名詞也都命名為“《××名詞》”。

 

雖然這些機構都在進行科學技術名詞規范工作,但直至2010年,才首次對“名詞”下定義。這一年,全國科學技術名詞審定委員會在其2010年版《科學技術名詞審定原則及方法》(以下簡稱《原則及方法》)中規定:“科技名詞是專業領域中科學技術概念的語言指稱,即科學技術概念在語言中的名稱。”

 

這個定義我們分兩段進行解讀。前一段立足於概念的性質,參照前述《術語工作詞匯第1部分:理論與應用》(GB/T15237.1-2000)中“術語”的定義給“名詞”下定義,使得“名詞”的定義與“術語”的定義關聯起來。前文提到,術語是專業領域中一般概念的指稱。與術語不同,名詞是專業領域中概念的指稱,這裡的“概念”包括一般概念,也包括個別概念。顯然,“名詞”所指的范圍大於“術語”,可以把“名詞”當作“術語”的上位詞。後一段則立足於“名”,並與《原則及方法》中的定名原則關聯起來:“一個概念有多個名稱時,應確定一個名稱為正名(規范名),其他為異名。異名主要包括‘全稱’‘簡稱’‘又稱’‘俗稱’‘曾稱’”。

 

根據上述定義,指稱一般概念的“新聞”“記者站”“新聞采訪”“深度報道”等,既是術語,也是名詞;指稱個別概念的“鄒韜奮”“《申報》”等,不是術語,但都是名詞。

 

人們對“名稱”的理解存在差異。術語學認為,事物的名稱實際上是對客體概念的稱謂。人們對客體(即事物)進行觀察,概括其特征,抽象而成概念。為瞭溝通和深入認識客體的需要,特以名稱賦予概念。

 

術語和作為術語上位詞的名詞,都是名稱。術語是專業領域一般概念的名稱;名詞是專業領域概念的名稱,既包括一般概念的名稱,也包括個別概念的名稱。但名稱不一定就是名詞、術語,因為有的名稱是用於日常生活的普通語詞,如“朋友”“明年”“周圍”等。名詞、術語與普通語詞之間的界限不是絕對的,是可以互相轉化的。例如,“太陽”“月亮”是日常生活中的常用詞,隨著學科的開發,它們又成為天文學名詞、術語。又如,“腐蝕”“反應”“催化劑”“麻痹”“消化”等,從專業領域進入到老百姓的生活中,獲得瞭專業意義之外的一般意義。

 

為瞭便於開展新聞學與傳播學名詞審定工作,我們對名詞審定的對象作進一步的說明。

 

(1)從概念性質的角度看,名詞包括術語和專名。

 

在我國文獻中,術語連同專名,曾被統稱為“名”。嚴復在談到翻譯問題時指出,“一名之立,旬月躊躇”,說的就是“術語或專名的譯名定名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術語跟專名的區別在於,術語指稱的是一般概念,專名指稱的是個別概念,此外,專名之間沒有術語之間那樣嚴密的層次關系,術語的專業性、理論性比專名的專業性、理論性要強。

 

例如,《新聞與傳播研究》刊載的《從“〈查理周刊〉事件”透視西方新聞觀的現實困境和邏輯悖論》一文,列瞭“《查理周刊》事件”、“馬克思主義新聞觀”、“西方新聞觀”三個關鍵詞。“《查理周刊》事件”是專名,另外兩個是術語。

 

由於術語與專名的上述區別,術語和專名的定義方式有所不同。術語的定義多采用“種差+屬”的形式,而專名的定義多為描述性的。

 

(2)從詞類的角度看,名詞包括名詞性詞語(詞或短語,短語又稱詞組),也包括動詞性、形容詞性詞語等,以名詞性的居多。

 

例如,“報道”既是名詞,又是動詞,屬於兼類詞性質的概念指稱;“黨管媒體”則屬於動詞詞組性質的概念指稱。

 

為瞭便於理解,筆者以為,可將“名詞”更通俗地解釋為“表示專業概念名稱的詞或短語”,也就是說“名詞”中的“名”指“名稱”,“名詞”中的“詞”指“詞或短語”。換言之,“名詞”就是“名辭”。

 

早期“名詞”與“名辭”經常通用。比如,1909年成立的編訂名詞館,嚴復在日記中亦稱之為“名辭館”。1916年,《科學》第二卷第四期上發表《中國船學會審定之海軍名詞表》一文,標題用的是“名詞”,正文用的卻是“名辭”,更有意思的是,文後的附表叫作《中國船學會審定海軍名辭表》。

 

值得一提的是,有一種考試題型叫“名詞解釋”,這裡的“名詞”,也是作為“術語”上位詞的“名詞”,而不是作為詞類的“名詞”。

 

筆者發現,作為“術語”上位詞的“名詞”在具體使用時,一般不單用,往往是以“科學名詞”“科技名詞”“××學名詞”“學術名詞”“學科名詞”“專業名詞”“名詞術語”“名詞解釋”等形式出現。即使單用“名詞”,根據上下文語境,也可以知道“名詞”相當於上述形式。

 

2.名詞2:作為語法上詞類的“名詞”

 

作為詞類的一種,“名詞”是表示人或事物或時地等名稱的詞。這種意義的“名詞”出現在什麼時候呢?

 

1898年出版的《馬氏文通》是我國第一部系統的漢語語法著作。與現代語法學“詞”相對應的概念,《馬氏文通》稱為“字”。比如我們現在常說的“名詞”“動詞”,《馬氏文通》分別稱為“名字”“動字”。

 

1924年出版的黎錦熙的《新著國國文法》,是我國第一部系統的現代漢語語法著作。與《馬氏文通》不同,該書用的是“名詞”“動詞”等。

 

據筆者所見,這種叫法早已有之。1914年,胡以魯在《論譯名》一文中寫道:“一字往往有名字動字兩用者。……用為動字,則或取其他動字以為助。例如‘題非尼荀’(definition),日人譯為定義;此譯為界說。就吾國語句度言之:名字上之動詞,常為他動;其全體亦即常為動詞。定義有兼攝‘題文’(define)動字之功;然非整然名詞也;寧取界說,雖木強而辭正。欲用為動詞,則不妨加作為等字。”有意思的是,胡文“名字”“動字”與“名詞”“動詞”並用。1919年,朱自清《譯名》一文也用到“名詞”,他說:“甲是譯筆問題,是從譯者修辭的方法一方面看。乙就是譯名問題,是從所譯的名確當與否一方面看。——這裡所有的名,是指一切能拿來表示事物的字——切詞品——不單限於文典裡名詞一部或名、靜、動詞三部。”

 

由上可知,作為“術語”上位詞的“名詞”,比作為詞類的“名詞”出現的時間要早。

 

現在有人很不喜歡作為“術語”上位詞的“名詞”,認為會造成“名詞”兩個概念的混淆,甚至他們自己就混淆瞭,認為“科技名詞”都是名詞,沒有動詞、形容詞等其他詞類。比如,有的學者說:“我國科學技術術語的審定工作通常也把術語稱之為‘名詞’,工作機構的名稱也相應地叫做‘全國科學技術名詞審定委員會’;這個術語審定工作的權威機構沿襲我國前輩科學家的習慣,把術語的審定人為地局限在名詞(名詞術語或名詞詞組術語)的范圍內。”筆者以為,這種理解非常不妥。因為全國科學技術名詞審定委員會的“名詞”是作為“術語”上位詞的“名詞”,而不是指語法上一種詞類的“名詞”。

 

《馬氏文通》的作者馬建忠對這兩個概念分得清清楚楚。他在1894年《擬設翻譯書院議》一文中說:“擬請長於古文詞者四五人,專為潤色已譯之書,並充漢文教習,改削論說,暇時商定所譯名目。必取雅馴,不戾於今而有征於古者,一一編錄,即可為同文字典底本。”如前文所述,馬建忠用“名字”表示語法學上的“名詞”;在這裡,他用“名目”表示作為“術語”上位詞的“名詞”。

 

當時,作為“術語”上位詞的“名詞”尚未出現,廣泛使用的是“名目”。那時的清政府在江南製造局附設瞭翻譯館,該館進行瞭一定的科學技術名詞規范工作,刊行瞭《金石中西名目表》(1883)、《化學材料中西名目表》(1885)、《西藥大成藥品中西名目表》(1887)、《汽機中西名目表》(1890)。

 

3.名詞術語

 

從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作為“術語”上位詞的“名詞”,比“術語”的外延更大。

 

但在實際使用中,常常兩者連用,不作嚴格區分,存在兩種情況:

 

(1)名詞術語=名詞

 

最遲在1933年就已經出現兩者連用的例子。這一年,教育部組織召開瞭天文數學物理討論會,提出《天文數學物理規定名詞須求統一案》,其中寫道:“天文、數學、物理三科,相互之關系至為密切;名詞術語,三科公用者,不在少數。但此類公用名詞,中文方面之規定,未必處處吻合,為謀規定名詞之統一計,允宜設法溝通,俾趨一致。”從行文看來,此處的“名詞術語”“名詞”是一回事,等於“名詞”,即“術語”的上位詞。

 

從全國科學技術名詞審定委員會各個版本的《原則及方法》來看,也可以證明:名詞術語=名詞。

 

1987年版《原則及方法》:“審定名詞術語的任務是給科學概念確定規范的中文名詞,以統一我國的自然科學名詞術語。”

 

1990年版《原則及方法》:“審定科技名詞(術語)的任務是給科學概念確定規范的中文名稱,以統一我國的自然科學名詞。”

 

2010年版《原則及方法》:“科技名詞審定工作的主要任務是給科學技術概念確定規范的中文名稱,並加註定義,以規范和統一我國的科技名詞。”

 

顯而易見,《原則及方法》經歷瞭這樣的變化:名詞術語→名詞(術語)→名詞。之所以用“名詞”代替“名詞術語”,是因為“名詞”是全國科學技術名詞審定委員會的工作對象,如前所述,其對“名詞”下的定義是“專業領域中科學技術概念的語言指稱,即科學技術概念在語言中的名稱”。科學技術概念包括一般概念,也包括個別概念。《原則及方法》中的“名詞術語”能否改為“術語”呢?答案是否定的,因為“術語”隻表示一般概念。

 

(2)名詞術語=術語

 

筆者在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官網(http://www.sac.gov.cn)檢索國家標準目錄,發現術語方面的國家標準大多隻以“術語”命名,少量以“名詞術語”命名。前者1442項,如:《食用菌術語》(GB/T12728-2006),《拉鏈術語》(GB/T18746-2015),《運載火箭術語》(GB/T32455-2015);後者157項,如:《鉆探工程名詞術語》(GB/T9151-1988),《聲學名詞術語》(GB/T3947-1996),《機械密封名詞術語》(GB/T5894-2015)。

 

有些以“名詞術語”命名的標準後來在修訂中也改為隻以“術語”命名。比如:《電氣安全名詞術語》(GB/T4776-1984)被《電氣安全術語》(GB/T4776-2008)代替;《汽車平順性名詞術語和定義》(GB/T4971-1985)被《汽車平順性術語和定義》(GB/T4971-2009)代替;《廣播電視名詞術語通用部分》(GB/T7400.1-1987)、《廣播電視名詞術語電視廣播視訊測量儀器和技術》(GB/T7400.12-1987)等被《廣播電視術語》(GB/T7400-2011)代替。

 

由上可見,“名詞術語”等於“術語”。之所以用“術語”代替“名詞術語”,是因為“術語”是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的工作對象,如前所述,其對“術語”下的定義是“在特定專業領域中一般概念的詞語指稱”,不包括表示個別概念的專名。

 

由以上分析可知,“新聞學名詞”不等於“新聞學術語”,因為前者包括專名,而後者不包括。“新聞學名詞術語”可以指“新聞學名詞”,也可以指“新聞學術語”。同理,“傳播學名詞”不等於“傳播學術語”,前者包括專名,而後者不包括。“傳播學名詞術語”可能指“傳播學名詞”,也可能指“傳播學術語”。有一本書叫《傳播學關鍵術語釋讀》,書中條目包括“哈羅德·D·拉斯韋爾”等人名,因此筆者建議書名改為《傳播學關鍵名詞釋讀》或《傳播學關鍵名詞術語釋讀》。

囿於篇幅,公號推送舍去註釋與參考文獻。

詳細請見《新聞與傳播研究》2016年第9期。


    編輯

    劉新月 | 於曉敏


版權聲明:本公眾號除註明出處的文章外,均為原創,如需轉載、引用請發送郵件至mediawatch@sohu.com獲取授權,並註明本公眾號 [新聞與傳播學術前沿]   ID : meitiqian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