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一種美,專治小確喪和小確崩

| 2017-05-20

朝九晚五之外的活法,看「好好虛度時光」就夠瞭!▲


從植物中獲取生命能量的能力,

牢牢地保存在我們的基因裡。



看到大陸某雜志做的一個調查:


“100個想辭職的年輕小姐裡,有50個想開一家花店,30個想開一間咖啡館,剩下那20個,想環遊世界,去泡咖啡館和逛花店。“

 

那外國人呢?

 

英國《經濟學雜志》發表過一篇調查文章:


“生活中常聽到有人說享受自己的工作,但數據顯示,人們幾乎做任何事情都比工作的時候開心。”

 

有人說,不會啊,我就很熱love我的工作(比如虛度君們啊),文章裡是這樣回答的:

 

“當你知道工作的意義和目的,以及工作帶來的經濟收入,確實會更積極面對工作。但是,工作不會給你帶來即刻的快樂。”

 

什麼事能帶來“即刻的快樂”?


調查裡說: 排在前兩位的,最令人感到愉快的事情是——和諧和園藝! 



 

為什麼伺弄花草會讓人感到幸福,愉悅程度隻敗給和諧?

 

寫出《人類簡史》的“青年怪才”尤瓦爾,在書中提到瞭這樣一種觀點:


占據人類演化時間最久的采集者歷史,讓人類的大腦善於儲存大量關於動植物的訊息。

 

也就是說,辨別上千種植物、從植物中獲取生命能量的能力,牢牢地保存在我們的基因裡。

 

伺弄花草,不過是人類根深蒂固的自然屬姓的一種釋放。

 

尤瓦爾還說:人的痛苦和快樂,大多是受DNA奴役的結果。

 

古人仕途失意,想隱居山林,院子裡一樹梨花開,要辦一場雅集,聚眾樂呵樂呵。現代人精神崩潰,心理顧問師會告訴你接受自然的療愈,當我們歡樂時,會說心花怒放。

 

雖然植物這麼有能量,可我們不可能人人辭職去開花店當園丁啊!但在家裡養養花,弄個植物角,業餘時間去學個花藝,已被證實是抵禦焦慮、感受幸福的有效方法。



 

稀松平常的花花草草,並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

 

現代心理學上,有一種治療方法,叫“園藝療法”,能有效緩解現代人的身心問題。

 

1699年,一位名叫李那托的英國人,在《英國庭院》一書中,記錄瞭園藝的治療效果,最後給出建議:“在閑暇時,您不妨在庭園中挖挖坑,靜坐一會兒,拔拔草,這樣會使您永葆身心健康。”

 

美國越戰之後,戰場上受到心理創傷的退伍士兵,不能重新融入家庭和社會。當其他心理治療方法,無法有效發揮作用時,美國人把園藝引入到心理康復治療中,產生瞭意想不到的效果。

 

“他們的心靈,因那些花花草草得到瞭軟化。”

 

日本西野醫院,曾對84歲到106歲的老人,做過長達6年的跟蹤監測,一半老人喜好園藝,另一半更喜歡室內活動。


6年過去,喜好園藝那組,沒有一人患老年癡呆。另一組,不同程度出現瞭老年癡呆癥的癥狀。

 

有人總結出熱love植物的人的共姓:


1、 有建立深厚聯絡的能力。

2、 更有耐心。

3、 喜歡呆在室外。

4、 更加有love:對植物的love通常會延伸到同伴身上。

5、 精力更充沛。

6、 心靈上更加充實。



 

塔莎奶奶從57歲至90歲,花瞭30多年,建造瞭一座充滿童話色彩的花園。植物的美不受國界和宗教領域所限,塔莎奶奶的生活方式,讓身處現代繁華與便利中的人們,心生強烈的向往。

 

為瞭花園放棄王位的查爾斯王子,更在乎的,是他的海格洛夫莊園。他在那裡勞作瞭三十多年,親自圈養畜牧、打理農田、耕種植栽,打造出一個精美的花園。

 

據說沒人的時候,他會悄悄跟植物說話。

 

1986年的一次電視采訪中,查爾斯王子就說過,人與植物交談“非常重要”。

 

德國作家黑塞,在《園圃之樂》中寫到:

“與泥土植物為伍,能叫人精神松弛,給人帶來心靈的平靜,其作用與靜思打坐十分類似。”

 

黑塞把寫作之外的休閑時間全都給瞭花園:他閉上眼睛,聞向素凈的木犀花心,心中澎湃激蕩:“它在你心中悄聲叮嚀,叫你牢記故鄉。”

 

梭羅曾說,“城市是幾百萬人一起孤獨生活的地方”。


而熱love植物的人,他們的想法總是相似的:“要做點什麼,而不是消極地等待鋼筋水泥的叢林,自己會長出絢爛的花朵。”



 

在中國古代,插花是文士們的必備技藝。

 

焚香、烹茶、插花、掛畫,被中國古代的文人雅士稱之為——四藝。

 

陸遊love梅,周敦頤love蓮,屈原love蘭,陶淵明love菊,黃庭堅最love水仙。


古人賞花還分場景,飲酒時,對著自然中生長的花。飲茶時,對瓶中插花。 從一枝花、一方木,一汪水裡,細微處見宏大,清淺中見深刻,悟得自然之道。

 


 

雪蓮如今是一名“醍醐未生流”花道傳播者,也曾是腦子裡隻有業績和獎金的職場人。


所謂”醍醐未生流“,是傳承在日本京都醍醐寺的花道流派。

 

“未生流”——自然便是法,所有萬物未出生就有它的位置。 

 

於雪蓮而言,醍醐未生流花道,是她尋找自我位置的途徑。

“花道是一個養心的過程,將花道精神應用於日常生活,在這個過程中與花溝通,可以很安靜地觀照內心。”

 

雪蓮兩年前開始接觸日式插花。很多選擇並不需要太多解釋,隻是那一刻被老師的那句“遵循自然”打動,心弦被撩起,產生共振。


內心燃起一種聲音:就是它瞭。

 

“第一節課,老師沒有講太多專業的東西,他隻是分享內心的感受,透過自然花草,能看到世界的本源和真理。”

 

雪蓮師承醍醐未生流嫡傳弟子智謙老師,老師專註於花道之藝,體悟草木之道。

 

智謙老師教她,去找花最美的一面,一段枯枝,一片落葉,甚至是被蟲子咬過的花瓣,都有它獨特的美,在一個作品中都有適合的位置。

 

花開旺盛時,用來插熱烈的作品,待到老去成瞭枯枝,插進一陶罐裡,便散發出古典的禪意,一枝獨放也許美於滿瓶繁花。


日本花藝大師川瀨敏郎,在《一日一花》中寫到:

“如何從一片枯葉和殘枝上,去體味生命的無常、頑強與執著,成為我每天思考的內容。”


樹木在高處偉岸,苔蘚在低處不語,萬物都有自己的位置,每個人也必有其最適合的存在。



 

花道,對雪蓮的生活產生瞭什麼影響?

 

雪蓮曾在雅芳工作瞭5年,後來又去瞭惠氏滿腦子都是業績和獎金,常常工作到深夜,沒有休息日,一個勁往前沖。

 

“孩子的出生、成長並不會等你萬事俱備。生下女兒朵朵後,開始思考人的本質和生命的可能姓。”

 

學習花道後,雪蓮找到瞭那個讓自己舒服的狀態。 


她將日常的繁瑣簡化,用感官上的簡約,為呈現生活本質騰出空間。減少瞭很多無用社交,“無用社交表面看似無害,實則也是對心力的磨損”。


“有一天,我凝視著秋風中樹上的那一片被蟲咬過的葉子,就快墜落。在那個當下,我就在想,如果我是這片葉子,我會怎麼樣?”答案自在心間。

 

 

雪蓮的女兒六歲,已經可以自己完成一件花作。

 

有人驚訝於孩子的聰慧,實則孩子隻是依照自然法則,樹木自有年輪,花朵自有雕琢,物自天成。我們什麼也沒做,也沒什麼可做。感謝自然,如此而已。

 

自然是最真實的。我們不必誇大自然的殘酷和美好,也不必將花草賦予擬人化的情感。最高的技巧便是沒有技巧,真實就是一切。

 

在談論花道時,雪蓮總是喜歡講“依道而行”四個字。在花道中,這個“道”便是自然。

 

對待大自然,沒有近路也不應該著急,再怎麼急也沒用,因為大自然的流程做不到。春播秋收,米不可能一下子飽滿,樹不可能一下子粗壯。

 

生活也是如此,焦躁和急迫改變不瞭什麼,反而會適得其反。

 

接納生活本來的樣子,任生命自然流淌,一旦流淌開瞭,也就順瞭。在心底,接受生命,好的壞的,都照單全收。



 

《人類簡史》中,還有一句讀來醍醐灌頂:

每當人類整體的能力大幅增加、看來似乎大獲成功時,個人的痛苦也總是隨之增長。

 

我們的時代,當然是一個科技與商業大獲成功的時代,但作為個體,被總結出的構成“幸福”的要素——金錢、名譽與歡愉,其實暗藏危機。

 

“想要得到真正的幸福快樂,人類該做的並非加快速度,而是放慢追求快感的腳步。”尤瓦爾總結說。

 

作為個體的我們,更要保持清醒,知道臣服於我們的基因,比臣服於時代,更有利於感受到幸福。

 

花草、植物、自然,在被城市便利日益擠壓的生活中,為這些元素找到安放的空間,與我們原始的歡愉相連接,是每一個現代人,抵禦焦慮、感到幸福的,真正有效的方法。



 

-END-

推薦閱讀:

逃離後更快樂,還是更落魄?

進城一年多,我整個人生都不一樣瞭

她在親手打造的花園裡,把90歲的姥姥拍成中國的”塔莎奶奶”

 ▼ .”閱讀原文”,買虛度嚴選好物

臉書留言

則留言

About the Author:

Filed in: 最新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