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和團有多大的能耐?

        

義和團有多大能耐?按他們自己的說法,一是神靈附體之後,可以刀槍不入。二是能靠念咒燒毀洋人的教堂,隻要念瞭咒,用手一指教堂,說聲:著!火就起來瞭。三是可以念咒閉住洋人的大炮,讓大炮自己炸膛。四是某些道行特別高的人,比如黃蓮聖母,可以元神出竅,溜到洋人的陣地,把洋人大炮上的零件和螺絲擰下來。

但在現實中,他們的能耐,也就是用刀砍人。砍得最多的,是信基督教的教民,包括手無寸鐵的婦孺,其次是洋人傳教士,再就是那些用洋貨,進洋學堂,替洋人打工的人。然後,對於他們認為是白蓮教的邪教徒,也殺無赦。最後能殺的,就是一些在朝廷的頑固派看來,不同意他們觀念的漢堅。目標就是所謂的一龍、二虎、三百羊。其中,一龍就是指光緒皇帝,二虎就是李鴻章和奕劻,三百羊就多瞭,指眾多辦理洋務的朝臣。最後一龍二虎都沒殺掉,隻殺瞭幾個不順眼的大臣,其中一位立山,還不是洋務官員,僅僅是由於跟頑固派有利益之爭,也丟瞭姓命。

除此以外,義和團的刀就鈍瞭。什麼抗擊八國聯軍,包括此前雜湊起來的西摩爾聯軍,基本上都是清軍的功勞,後來被歷史學家們抓來按在義和團頭上。正式開戰,圍攻使館區倒也罷瞭,主力是董福祥的甘軍,義和團隻是輔助力量。而圍攻西什庫教堂,裡面的守衛者不僅沒有連發武器,連快槍都沒有多少,十萬義和團圍攻瞭將近兩個月,居然沒有打下來。不僅他們的法術失靈,沒辦法刀槍不入,他們的勇敢也成問題,前面的人隻要一倒下,後面的就星散瞭。不僅北京如此,其他地方,隻要教堂敢於抵抗,義和團一般都打不進去。他們最大的能耐,就是對那些手無寸鐵的婦孺呈威風。袁世凱在義和團鬧得最兇的時刻擔任瞭山東巡撫,隻帶瞭不到一萬人的隊伍去上任。山東是義和團的故鄉,遍地都是拳民。袁世凱上任之後,用瞭一個月,就把義和團給清幹凈瞭,而且帶著山東,加入東南互保,不聽朝廷的號令。義和團所謂的反抗,就是在巡撫衙門的墻上畫瞭一個寫著袁世凱名字的王八。

其實,義和團能鬧起來,關鍵是一些朝廷的頑固派大臣對他們青眼有加。正好趕上朝中發生大變故,西太後與光緒鬧矛盾,廢瞭戊戌變法,發動瞭政變,重新訓政。廢瞭向西方學習的變法改革,政治隻能向後轉。朝野上下,保守氣息陡然大增,都沒有人敢見外國人瞭,原來好好的洋務事業,都成瞭罪過。在這種情況下,由於在廢光緒問題上,西太後跟西方列強發生瞭嚴重的沖突,而頑固派正好乘虛而入,建議利用義和團,說是民氣可用。而民氣可用,不僅僅是因為民間對西方有反感情緒,而是民間有超人的法術,可用不怕洋人的槍炮。最終,猶猶豫豫的西太後,被連哄帶騙,上瞭危船。義和團鬧大瞭,殺瞭太多的西方傳教士,甚至危及到西方使館,於是,才惹來瞭西方的十一國聯軍。

在圍攻使館期間,頑固派的首領,端郡王載漪,居然背著西太後下令調來新建陸軍的重炮(從德國進口的克虜伯大炮),幸虧炮隊還有理智,炮口抬高一寸,炮彈飛過使館區。如果真的把使館轟平,將十一國的使節都打死,那麼,後來中國的境遇如何,就真不好說瞭。頑固派為瞭自己那點小算盤,不惜那國家民族的命運做賭註,這樣的載漪,後來居然被一些人追捧,真是不可思議。

義和團本是北方落後地區的農民,在晚清國力日下的時刻,生計艱難,很自然地把自己的困境歸咎於信仰基督教的教民以及洋人。參加義和團的,連正經的紳士都很少,他們的“扶清滅洋”,在很大程度上是官方誘導出來的。在今天看來,義和團的能耐,其實就略等於他們的口氣,他們的牛皮,沒有老佛爺,屁都不頂。

臉書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