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美600天

歡迎.上方“選美”,.選·美公眾號

這是選·美的第578篇文章

過去的600天裡,我們做瞭一點微小的貢獻。

天降偉人李世民老師曾經說過:“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這個道理也可以用到自媒體運營上:要把選·美搞得更好,我們必須先知道我們已經走過瞭多少路。



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


但因為疏懶,我們之前對於自己取得的成就是不甚瞭瞭的,就連我也隻有個大概的印象。而這種“懵懂”不過是我們欄目管理的一個縮影:我們的知乎停更瞭,微博荒廢瞭,澎湃問吧擱置瞭,頭條號、鳳凰號、企鵝號、網易號、搜狐號統統都是自動抓取,從來沒有在那些人工推薦的編輯微信群裡“求上榜”,甚至有一次連封號都是從別人那裡知道的。什麼公號互推、讀者互動,數據分析……我們什麼都沒做。靠天吃飯能有個兩萬人的微信號在我看來簡直就像是中瞭彩票。

正因為經營自媒體太麻煩,所以我們更多的是依靠媒體合作讓我們的文章覆蓋更多的讀者。自創立之日起,我們群作者的數百篇文章出現在網易、澎湃、財新、騰訊、新浪、鳳凰、搜狐、和訊、觀察者網等各大媒體,黨媒官媒也有我們的身影,累計閱讀量破千萬次。而在公開發佈的文章之外,我們還通過會員通訊和數百位熱心讀者們建立瞭更深切的聯絡。在過去的四百多天裡,talich老師幾乎憑借一己之力創作瞭上百萬字的內容,為大家提供最新最快的美國時評,而會員費之微薄連給播客嘉賓吃頓好的都做不到。

除瞭篇幅長、內容多、很少考慮讀者接受能力的文章,我們還有更加考驗耐心、知識量和時間管理能力的播客。講真,我是非常佩服我們聽眾每次都能騰出一個半小時來收聽我們節目的,因為我自己都做不到。如果說文章還會因為編輯的要求而降低資訊濃度的話,完全沒有審查的播客就成瞭我們直抒兇臆的平臺,每次都是奔著“聊嗨瞭”的目標去的。感謝大家“縱容”我們的任姓,在對節目內容和選題毫無發言權的情況下依舊不離不棄的聽瞭51多期節目,貢獻瞭1,000,492次的收聽量。

和大家想象的不同,我們並不是坐在辦公桌的書呆子。如果不是“天有不測風雲”,我們或許早就跟著騰訊的朋友們奔走在托克維爾當年的路線上斜穿“銹帶”、再論美國民主瞭。雖然錯失瞭這樣的機會,我們還是在網易的派遣下跑瞭新澤西、紐約、賓州、加州、北卡、俄亥俄等地的造勢活動,和希拉蕊、克林頓、桑德斯、歐巴馬、川普們近距離接觸,借助手機將這一切傳給大陸數百萬觀眾。更讓人感動的是,因為時差的關系,直播上線的時候要麼是深夜、要麼是上班高峰期,可我們依舊可以從龐大的觀眾人數上感受到大家的熱情,不枉我們舉著手機把胳膊累斷。

和別家直播不同的是,我們的直播配備瞭無敵的解說團隊,而這一優勢在兩黨大會期間全面發揮。恰逢暑假,又因為會議時間長跨度大,我們每天都有最少7人在線進行實時的翻譯、點評、回答、背景解釋、政策分析……有時候甚至在解說的時候掐起架來。搞直播的媒體不止一個,但真正能讓人看懂的隻有網易一家,無怪乎即使沒有首屏置頂流量也是天天爆棚、最終躋身千萬級。我們還應新浪邀請搞瞭個視訊座談,後來因為在地政策法規的原因半途而廢。

文字、語音、視訊都占據瞭之後,我們還偶爾真人出鏡,連我都露瞭一小臉。而我們作者更是成瞭紐約文化沙龍常客,從紐約的抽水馬桶聊到伊斯蘭的男男風氣,當然也少不瞭大選前景和孤立主義外交這樣大家關心的話題。而最讓我感動的還是我們在北京的第一次活動,就連霧霾都沒有擋住大家都真love,甚至發生瞭讀者路上暈倒送院這樣的感人事跡。

折騰瞭這麼久,其實非常累。大選的最後一個月大家都心力憔悴,盼著這場大選盡早結束,love誰誰。

如今大選結束瞭,但我們的使命並沒有結束。回顧我們的發刊詞,我們不僅沒有達成、甚至都沒有接近我們最初給自己設立的小目標:

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已經經歷瞭9次美國大選,走馬燈似的換瞭五位美國總統,可我們對於這場選舉的認識還停留於表面,停留在兩黨候選人的競選口號,停留在對美國媒體報道的編譯這一階段。


雖然隨著中美政經關系日趨緊密,在互聯網上湧現瞭一群觀察美國政治經濟與社會的中國學者,他們的作品給瞭無數國人認識美國的機會,但在大選這一個領域卻存在涉獵不廣、探究不深的現象。

所以,我們打算自己嘗試一下,打破沙鍋問到底,把這個世界上現存的,歷史最悠久、開發最繁復、最有生機活力的大選翻個底朝天。是為中美對話《選·美》專欄。

而因為假新聞流毒四溢、偽專家不斷湧現、和輿論環境的瞬息萬變,我們要做的工作其實變得更多瞭。



“披薩門”槍擊案可見假新聞的危害之大

經過瞭兩個月的休整,我們將繼續前行。但我們並不打算把《選·美》做成川普版的白宮風雲,不會繼續不間斷的圍著他打轉。相反,我們將把註意力放在議題上,繼續深入的剖析每一項重大的政策議題的演變:移民、種族、稅收、環保、醫保、反恐、外交、國防、貿易、司法……

移民、種族、稅收、環保、醫保、反恐、外交、國防、貿易、司法……大選之後,有很多議題需要.


不僅題材的側重點上有所轉移,我們在行文風格上也會嘗試“學者范”以外的其他選擇,相信大家在最近幾期“洋蔥文"上已經看出端倪。同時,我們也會試著去辟謠,第一時間阻止謠言在中文網路的流傳,並在必要的時候和傳謠大號大V們”剛正面“。

但相比兩個月前,我們現在無疑面臨一個更加嚴苛的環境。因為過瞭“川普紅利期”,媒體不再需要大量的美國政治的稿件,而視訊直播等新媒體在政治領域遇到不可逾越的阻力,加上talich老師忙於工作放下瞭播客和通訊,要實現上面這個宏偉藍圖則更加需要大家的支援。

賣gg是指望不上瞭,求大家多打賞吧。

臉書留言

則留言